魔性ヽ(゚∀゚)ノ

白鹊 日常开脑洞暂停更新

因为快开学了…而我作业还没肝完…【so sad】而开学后就是三党了 手机会被收走…也就是下一次更新应该是在寒假…

不过放心!!等寒假回来我依旧是个努力爆肝的lo!

(下一次回来就会被粮淹没 想想还有点小激动【滑稽】)

没啥内容的通知就不打tag了

*大家看看就好x3

白鹊 日常开脑洞第十弹

*脑洞很迷
*看看就好x3
*这里间歇性手癌,欢迎捉虫
*()是心理〔〕是画外音
*请别吐槽我产个段子都能犯懒拖着…嗯请原谅我整日沉迷各种各样的东西,不思产段…

很迷的对话:

李白:近几日都没去王者峡谷哎
李白:感觉有点无聊
李白:越人你都在配药一点也不理我啊
扁鹊:你实在闲就去把刚才吃饭的碗给洗了
李白:已经洗完了
扁鹊:那就去后院劈柴
李白:之前就把这几天的份劈完了
扁鹊:去练剑
李白:可你不是怕我不小心伤及药罐药草不让我在家练么?
扁鹊:那你想干嘛?
李白:不如…越人来陪李某换换口味吧?
扁鹊:要换换口味啊…
【沉思几秒】
扁鹊:好吧你在这里等着
李白:好李某绝对哪里也不去
李白:就待在这等你
李白:不过越人你可要快些哦
【扁鹊进房间后拿了点东西出来】
扁鹊:张嘴
李白【乖乖张开】
(要张嘴做什么?)
扁鹊【把手中药草的根部塞进李白嘴里】
扁鹊:咬着
李白【顺从叼着】
李白:越人你这是要做啥?
扁鹊:你整天叼着根杂草现在给你根药草来叼着换换口味啊
李白눈_눈

匹配时有病的种种:

[我方]蔡文姬:庄周哥哥看起来好困哦
[我方]蔡文姬:他晚上没睡好么?
[我方]赵云:不…据在下所知,他晚上都有在睡的
[我方]刘备:不过就算如此他白天也经常在睡觉呢
[我方]蔡文姬:哎呀!庄周哥哥他怎么自己跑到对面的塔底下了啊
[我方]蔡文姬:幸好及时回来没掉很多血,要赶紧叫醒他才行
[我方]扁鹊:应该是召唤师那里卡了吧
[我方]李白:毕竟虽然他平时看起来昏昏沉沉的但战斗时他可不会出现这种失误呢
[我方]刘备:对面的韩信来了我先去支援庄周
[我方]蔡文姬:韩信哥哥好像一直抓着庄周哥哥怼哎?
[我方]扁鹊:嗯…韩信好像对庄周的鲲有些莫名的执念…
[我方]李白:果然他又把鲲挑飞了么
[我方]赵云:嗯?…这是什么情况?…
[我方]刘备:庄周他…卡在墙里了…
[我方]李白:越人啊难道说我俩之前都猜错了么?…韩信他其实挺讨厌鲲的?…
[我方]扁鹊:有可能…
[我方]扁鹊:不过好在虽然被卡住了但韩信也攻击不到庄周了
[我方]蔡文姬:啊少了一个需要奶的人了呢w
赵云(这真是个人心冷漠的社会)

很迷的剧情:

李白:说起来最近貌似有节日?
庄周:嗯是啊…不过我有点记不起来是什么节日呢
扁鹊:今天有没有节日先不说,我现在只想知道为什么这么多人跑我这来?눈_눈
李白:对啊你们怎么都跑我们这里来了?
安琪拉:外面太阳那么大,你这里比较凉快嘛
宫本武藏:比较凉快是…因为有点阴森么?
扁鹊:觉得阴森就赶紧走吧
庄周:没事我们都不会介意的
扁鹊:我介意
庄周:越人你这里有日历不?我看看今天到底什么节日
扁鹊:你回家看自己的日历吧
庄周:啊我看到了…我去看看
扁鹊:……
庄周:嗯…乞…丐节?
扁鹊:嗯?乞丐节?
李白:…有这个节日么?
宫本武藏:…你们中国真是很关爱弱小呢,乞丐也有专门的节日啊
李白:不,在我的记忆中中国是没有这个节日的
安琪拉:如果没有这个节日的话,是不是扁鹊你的日历出错了?
扁鹊:我去看看…
扁鹊:…庄子休你下次看东西时把眼睛睁开看清楚
庄周:我感觉我已经把眼睛睁开了啊
扁鹊:这上面写的是乞巧节,不是乞丐节
庄周:哦…

〔我现在仍难以忘记我母上随意一撇日历然后惊恐的问我中国什么时候有乞丐节了时的懵逼〕

依旧是很迷的剧情:

李白:好无聊啊…
李白:越人怎么还不回来?…
李白:战斗还没结束么?…
【兰陵王推开门将扁鹊扶进屋】
李白:哎?越人你怎么受伤了?
兰陵王:今天战斗结束时系统出问题了,没法自动恢复战斗人员
扁鹊:而我在战斗结束时伤还挺重,身上带着的药也不太够,长恭就带我回来顺便来上个药
李白:原来如此啊
李白:越人交给我来就好,高长恭你随便坐
李白【走至兰陵王身前,将其搂在扁鹊腰上的手掰开,顺势将扁鹊打横抱起】
扁鹊:太白我的脚没伤到不能走路的地步,你把我放下来
李白:那也是有受伤了啊,伤了是不能乱动的
扁鹊:我自己是医生这个我当然知道,但没伤得不能动
扁鹊:再说了我一个男人被你这么抱着…
李白:又没事
兰陵王:你们还管我的伤么?…
李白:边上的柜子上有纱布自己绑一下你就可以走了

兰陵王感觉自己仿佛回到了从前那个人心冷漠无人关怀的时代

很迷的东西:

亚瑟:你们中国的七夕节是个什么样的节日啊?
小乔:嗯是个和牛郎织女有关的节日
亚瑟:牛郎…和织女?
孙尚香:放现在来说就是中国的情人节吧
花木兰:我们不能这么肤浅,七夕是女性们向织女乞求智巧的节日,所以也被称为乞巧节
小乔:木兰你没对象又没关系,不用这样掩饰的啦
亚瑟:中国的情人节啊,那和牛郎织女是什么关系?
小乔:七夕是牛郎和织女一年一次的相会时间,在这一天他们俩会踏着鹊桥相见
亚瑟:鹊桥?…是鹊组成的桥么?…
孙尚香:是呀
亚瑟:那李白会很心疼吧…毕竟扁鹊要载着两个人…
孙尚香and小乔and花木兰:…啊?

显然三位东方姑娘并未意识和理解到东西两方的文化差异以及这个西方骑士所想象出的一些十分微妙的画面

〔图大概是第三个段子的配图吧(´⊆`*) 嗯我晓得七夕已经过去好久了…请原谅我前几天浪high了有脑洞不码字…〕

白鹊 日常开脑洞第九弹

*脑洞很迷
*看看就好x3
*这里间歇性手癌,欢迎捉虫
*()是心理〔〕是画外音
*请别吐槽我产个段子都能犯懒拖着…

匹配时很迷的种种:

[全部]李白:这里是火焰山…越人你不觉得热么?…
[全部]李白:虽然你穿的少但你围巾围那么紧啊…
[全部]李白:不摘掉围巾或者脱掉一点衣服么?【期待】
[全部]扁鹊:在匹配时没法改变衣装你忘了么?눈_눈
李白【失望】
[全部]扁鹊:不过我倒是确实不觉得热
[全部]李白:哎?我都觉得热死了
[全部]李白:虽然我是穿的比你多但感知温度也不会差这么多吧
[全部]扁鹊:大概是因为我在脖子上抹了点药水吧,劲凉提神的
[全部]李白:上了药水真就不会觉得热了?
[全部]扁鹊:嗯,三重薄荷的
[全部]扁鹊:感觉我之前抹多了…现在我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觉得脖子有点冷…
[全部]李白:那也给我来点呗
[全部]扁鹊:行啊【淡定扔出毒药瓶】
[全部]李白:…越人你…竟这般对我…
[全部]扁鹊:你又没说要什么
[全部]扁鹊:哦对了,记得付药钱
李白【懵逼】

〔相信我我没给六神打广告(´⊆`*)〕

战后很迷的种种:

【正在打扫战场中…】
过了一会儿:
【正在打扫现场中…】
小乔:怎么这次需要这么长时间啊?
蔡文姬:我们再等一下吧
又过了一会儿:
【正在打扫战场中…】
扁鹊:这么久还没好?
狄仁杰:说起来太白他好像还没出来哎?
蔡文姬:哎真的,李白哥哥他还没出来啊
[我方]李白:你们能再进峡谷来帮我个忙不?…
扁鹊:李太白你干嘛了?
[我方]李白:说来话长…你们先进来帮忙吧…
【四个人再次进入峡谷寻找李白】
[我方]李白:越人你果然最担心我啊,你第一个找到我呢
[我方]扁鹊:李白你…是怎么把头和一只手塞进石缝里的?…
[我方]李白:…我被击杀时倒在这了…刚被击杀你们就把对面水晶推了…然后我单靠一只手一直没法把自己从石缝里弄出来…
[我方]狄仁杰:就地点来看太白你真的不是一般人啊…
[我方]李白:狄兄也来了啊
[我方]扁鹊:【抬头看了看野,再低头看看李白】虽然这几天让你睡地铺…但你至于来和暴君抢位置么?…
[我方]李白:至不至于抢位置这个问题以后再说好不好?…能先把我从石缝里弄出来么?(´⊆`*)…

〔之前打克隆用李白结果就死在了石缝中…然后清理战场时还等了蛮久的 虽然应该是我手机卡的原因吧…〕

有病的闲聊:

李白:最近那些姑娘们来医馆来的好勤啊
扁鹊:和平日里的频率差不多吧
李白:会多出一些的
扁鹊:不都是来看你的么?
李白:可是上次孙尚香和小乔来这儿就是直奔你来的啊
李白:她们有啥病啊?看着那么着急?
扁鹊:女人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的
李白:哦…哎花木兰来了
【花木兰走后】
李白:她有啥病?也这么着急?
扁鹊:和小乔她们一样
李白:她也会?…
扁鹊:虽然她曾经替父从军过但是别把她不当女的…
扁鹊:反正平日里来的大多是些姑娘,没什么其他男人整天往这跑
扁鹊:我先去午睡了,这期间再有姑娘来看着也那么急的话,你就去你背后这桌上拿一包给她,记得一包2000金
李白:这里面什么东西?…这么贵?
扁鹊:王不留行
李白:什么功效啊这?一包2000金…
扁鹊:治痛经的
李白:痛经?那是什么?…
扁鹊:你甭管,看好店,我去睡了
李白(得亏了平时没什么其他男人整天往这跑…不然那问题才大了好么)

很迷的对话:

安琪拉:感觉去火焰山好热啊
安琪拉:没跑几步路就出了好多汗…
李白:确实很热啊
扁鹊:所以我去火焰山一般都会涂点药水
安琪拉:哎扁鹊那药水也给我一点呗
扁鹊:一瓶1800金
安琪拉:好贵啊…一瓶1800金…
扁鹊:也可以半瓶卖的
安琪拉:……我还是就买个半瓶吧…一整瓶买完都没钱买其他东西了…
李白:越人你都不理我哎【从背后环住扁鹊】
安琪拉:噫
安琪拉:我先走了
李白【轻吻上扁鹊的颈脖,慢慢啃咬着】
扁鹊:嗯…李白你停下…
李白:怎的?越人臊了?【继续动作,用舌舔舐着咬痕】
李白:【忽然停下】………越人你…我怎么感觉味道好怪?…
扁鹊:所以我让你停下啊
扁鹊:我待会要去火焰山,刚才涂了风油精来着눈_눈
李白【不知所措】

有病的剧情:

狄仁杰:李太白你怎么又来了?
李白:狄兄这话说的好显生疏啊
狄仁杰:那你就别每次来都在我的墙上刻字成不?
李白:我没有每次都在你的墙上刻诗吧?…
狄仁杰:几乎每次(´皿`)
狄仁杰:你这次要是再在我这的墙上乱刻东西,我就去告诉你主治医生你又耍酒疯把他的药瓶都打破了
李白:你怎么知道的?…
狄仁杰:嗯?
狄仁杰:…你真的又都打破了?
李白:…是啊…
李白:所以我瞅着越人去采药快回来了就赶紧来你这躲一会儿,等他气消了再回去…
李白:总之狄兄你在越人他消气前千万别告诉他这事
李白:来,为我们的友谊干杯!!
狄仁杰:嗯…(你觉得扁鹊会不知道你闯事了最可能躲这儿么?…)
李白【感受到背后的杀气和架在脖子上的匕首】:…
扁鹊:李太白你继续干杯啊(´皿`)

〔图大概是最后一段的配图吧(´⊆`*)〕

白鹊 日常开脑洞第八弹

*脑洞很迷
*看看就好x3
*这里间歇性手癌欢迎捉虫
*()是心理〔〕是画外音
*嗯请原谅我产个段子都能犯懒拖着(´⊥`*)…

很迷的对话:
〔私设宫本和扁鹊曾经相遇过〕

李白:听说宫本你以前和越人…啊就是扁鹊相遇过?
宫本武藏:是的
宫本武藏:我刚来中国时曾经遇到过他
宫本武藏:不过在那时,他和现在有很大不同呢
李白:嗯是啊
李白:他经历过一些事,然后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李白:尤其是性格…
李白:变得低沉了呢…
宫本武藏:我觉得他变了最多的是
宫本武藏:他变成蓝的了
李白:…啊?
(变成…男的了?)
宫本武藏:他以前不是蓝的
宫本武藏:现在变成蓝的了
李白:…是么?
宫本武藏:是啊
宫本武藏:怎么?你不知道?
宫本武藏:你不是和扁鹊关系很亲么?听说你们以前也认识
李白:…可能是…我遇到他时…他已经变成…了吧…
(越人以前不是男的?!他以前是个女人?!他怎么从未提起过?我多年的对象竟然曾经是个女的而且我还不知道?!)

上面那个很迷的后续:

李白(不过想象了一下,越人以前是女的的话,好像也…不错哎?)
宫本武藏:你不知道扁鹊以前不是蓝的还真是让我惊讶呢
李白:…嗯…他也不想一直提起那段让他变了的过去…
(我遇到越人时他已经是男的了,但那时他看起来都挺好的啊?难道是徐福在他幼时就把他…?!)
宫本武藏:说起来你们中国人真神奇!
宫本武藏:有的竟然还能变成蓝的
李白:那是特殊情况
李白:我现在有要事得先离开了
宫本武藏(看来真是有要事啊,这速度跟买了六只鞋似的)

李白:越人…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
扁鹊:…问吧(难得他今天这么正经…是发生了什么么?)
李白:越人…你以前…原来是女的么?
扁鹊【面无表情】(蛤?)
李白:是徐福在你尚且年幼时就对你做了什么么?!
李白:越人…就算你曾经是个女的,我也…
李白【被药瓶正中天灵盖】
扁鹊:你是喝酒喝多了么?都喝成傻的了
李白(哦原来我刚才是醉了么,但我刚才好像没喝酒耶…)

依旧是很迷的对话:

李白:越人啊…
李白:我刚才被蚊子咬了
扁鹊:然后?【背对着李白配药】
李白:你那有没有药可以止痒啊?
扁鹊:有是有,不过你用了的同时那块皮也会烂掉
李白:或者你直接亲我一下也行啊~
扁鹊:那你还是继续痒着吧
李白:…那你这没单纯止痒的药么?
扁鹊:之前用完了,现在暂时没有
李白:那你现在配呗
扁鹊:不,药材用完了。但我现在还不想去采药,被蚊子咬了你挠几下不就好了?
李白:那样一会就又痒了,而且被咬出来的那个包还会越挠越大啊
扁鹊:你被咬哪了?还担心包挠大了
李白:你停一下转过来不就看到了…
扁鹊【停下手中的活转过身】:…你的脸气色挺红润的啊
扁鹊:不过只有一边红润…
李白:红润的地方就是被蚊子咬了的地方…

有病的后续:

扁鹊:我有一个比较原始的办法来让你止痒,不过会让我也有点牺牲
李白:原始?用唾液?
扁鹊:不,比那个见效快
李白:【一点小遗憾】…不会出现什么让一块皮烂掉啊什么的就行
扁鹊:那你站好了别动
【上去就是一巴掌】
李白:…这就是那个见效快的方法?…好疼啊…
扁鹊:不痒了就行,再说了我的手打的也挺疼的,记得付治疗费啊
李白【不知所措】
扁鹊:还是说你现在还是痒?
扁鹊:我下手轻了么?…居然这么快就不痛了
扁鹊:太白你还是痒的话我就只能去叫人帮忙了
李白:你打算叫谁?…
扁鹊:程咬金
【准备走出屋】
李白:程…咬金…
【抱住扁鹊的腰把人拖回来】
李白:不不不我已经不痒了不用找人帮忙了(被程咬金这么来一下就不是止不止痒的问题了而是需不需要复活的问题了吧…)

打匹配时很迷的种种:

[全部]范海辛 李白:越人你这套皮肤的眼镜好怪啊
[全部]范海辛 李白:你把它摘了吧
[全部]范海辛 李白:不然我都看不清你的双眼了
[全部]安琪拉:全民哥哥李白又在撩汉了…
[全部]化身博士 扁鹊:皮肤自带的饰品你摘个给我看看
[全部]安琪拉:好吧貌似并没有撩到

【在上路相遇】
[全部]化身博士 扁鹊:李太白你这拿的是汽油桶么?…
[全部]范海辛 李白:这是我的酒壶呀
[全部]化身博士 扁鹊:你把它给我一下
[全部]范海辛 李白:不我们现在是敌人
[全部]化身博士 扁鹊:这是你的皮肤自带的我又带不走,你担心什么
[全部]范海辛 李白:哦

【扁鹊返回泉水回蓝】
[我方]安琪拉:扁鹊你刚才把李白怎么了?他怎么一直在…掉蓝?…
[我方]扁鹊:哦我在他没注意时把他的酒壶上割了个口子
【深藏功与名】

〔从李白身边经过的〕庄周(咦太白的汽油桶怎么漏了?他还没发现?我要去叫鲁班来帮忙补下么?算了我好困还是待会再说吧)

〔嗯图请配合最后一小段食用_(•̀ω•́ 」∠)_ 以及…我也不晓得宫本的中文口音会不会听着能把蓝听成男…看看就好,看看就好…〕

白鹊 日常开脑洞第七弹

*脑洞很迷
*看看就好x3
*这里间歇性手癌欢迎捉虫
*()是心理 〔〕是画外音
*愿意的可以来评论里聊天啊_(•̀ω•́ 」∠)_〔发了评论没回的话那应该是我语死早不晓得该回什么才能不冷场吧…〕

很迷的对话:
安琪拉:李白你是姓李对吧?
李白:是啊
安琪拉:李元芳他也是姓李是么?
李白:没错啊
李白:怎么了?
安琪拉:既然你们都姓李,那你们是兄弟么?
李白:…并不是
李白:同一个姓氏不代表就是兄弟啊…
安琪拉:不是兄弟啊…难道你们是夫妻?!
李白:更不可能了!!
安琪拉:可中国人不是同一个姓氏就代表是一家人么?
李白:嗯…同姓的人那么多怎么可能都是一家的…
李白:不过现在是就算不同姓氏也可以是一家人的
安琪拉:比如?
李白:在下和上一场我方的那个小医生~
安琪拉(MD一言不合就发狗粮(´皿`))

上面那个有病的后续:

安琪拉:话说狄仁杰是姓狄吧?
李元芳:狄大人是姓狄的
安琪拉:吕布是姓吕的?
李元芳:嗯没错
安琪拉:高渐离姓高?
李元芳:是的
安琪拉:小乔姓小?
李元芳:对的…哦不不不小乔她不姓小
安琪拉:为什么?你们中国人不都是名字第一个字是姓么?
李白:小乔这只是一个称呼而已
安琪拉:那扁鹊呢?这也只是个称呼?
李白:是啊
安琪拉:哦…我还以为他姓扁呢
(扁鹊:???)
李白:不他姓李
安琪拉:你刚不还说你俩不同姓氏么?…
李白:…他迟早会姓李的
宫本武藏:你们中国人又不会随夫姓你瞎掺和个啥눈_눈

很迷的剧情:

扁鹊:辛苦你们帮忙了
庄周:这些都要扔掉么?
扁鹊:是啊
蔡文姬:扁鹊哥哥这些不都是酒么?
典韦:闻着还都是佳酿啊,扔掉挺可惜的
扁鹊:要是喜欢就拿去吧
扁鹊:反正都处理掉就好
李白【回来了】(要处理掉什么?)
李白:…你们要干嘛?
扁鹊:扔垃圾
扁鹊:把这些垃圾都扔掉【指向酒坛堆】
李白:别扔啊!
李白:要处理掉也放开它们让我来啊!
李白:我保证今天之内把他们都处理掉啊!!
李白【冲过去把准备搬酒的人都弄走】
李白:我现在专职收垃圾!
李白:这堆垃圾就不劳各位费心了!
李元芳(李白最近堕落了??都跑去收垃圾了?…)〔不明真相的吃糖葫芦群众〕

很迷的对话:

扁鹊:话说子休
扁鹊:你的鲲…它的眼睛在哪?…
庄周:我也不知道呢
李白:越人…
庄周:可能是这吧
【指了指前端淡蓝色的圆】
扁鹊:我还以为是后面一点的这个呢
【指着两侧的圈】
李白:越人啊…
蔡文姬:文姬觉得可能是这个哦
【指着下方一点深蓝色的圆】
扁鹊:是这个的话…鲲有四只眼睛?…
蔡文姬:话说这个圈是花纹么?
【指了指最前端的圈】
李白:越人哎…
庄周:可能这才是它的眼睛吧
蔡文姬:就算鲲它只有一只眼睛还是在最前端它也能很好的观察到两侧呢
庄周:是啊我也能很好的睡觉呢
(鲲:mdzz)
扁鹊and蔡文姬:…
李白:…越人你宁愿去聊这么无聊的话题也不愿意治治我的胃么?…
蔡文姬:扁鹊哥哥,李白哥哥一直在叫你哎
扁鹊:之前一直打匹配没管他结果他暴饮暴食〔主要是暴饮〕现在胃疼了
扁鹊:就让他在那疼一会吧,你不用理他

匹配时很迷的种种:

刚开局时:
[全部]姜子牙:愿者上钩,这是多么痛彻的领悟啊!
[全部]亚瑟:他说的什么意思?…
[全部]安琪拉:不知道…
[全部]扁鹊:这前后两句有什么关系么?…
[全部]老夫子:教学生,顺便拯救世界
[全部]安琪拉:感觉有点中二啊…
[全部]刘邦:人老了就别执着于童心了
[全部]老夫子:准备好迎接老夫大〔♂〕棒的调戏了么?
[全部]李白:???
[全部]安琪拉:噫
[全部]刘邦:李白!该你上了!
[全部]李白:为啥?
[全部]扁鹊:他们制杖你贩剑啊눈_눈

〔图是我之前打冒险模式时截的图_(•̀ω•́ 」∠)_感觉这台词有点*%&#$¥」+啊〕

白鹊 日常开脑洞第六弹

*脑洞很迷
*看看就好x3
*这里间歇性手癌欢迎捉虫
*()是心理〔〕是画外音

匹配时很迷的种种:

[全部]扁鹊:人人都是行尸走肉
[全部]李白:越人你怎么能觉得有着时间也抹杀不了的颜值的我会和那么丑的僵尸一样呢?
[全部]扁鹊:哈哈,上吧,行尸走肉
[全部]李白:哎越人我觉得你这样好中二病啊
(狄仁杰:这个只会写诗舞剑喝酒的原来也知道中二病啊)
[全部]扁鹊:无可避免的…腐朽了…
[全部]李白:越人啊要积极向上些哦
扁鹊(…excuse me?)
[全部]扁鹊:李太白你能不吐槽我的语音么?…
[全部]李白:好,李某知晓了
[全部]扁鹊:切,一群病入膏肓的家伙
[全部]李白:硬要说的话李某的病应该是只有越人你能治的相思病
【扁鹊 双杀 李白】
[全部]李白:我这次没说越人你的语音了啊
[全部]扁鹊:善良的只有死人
[全部]李白:越人你在夸我善良么
[全部]扁鹊:别放弃治疗!

〔我用扁鹊和基友用李白坐一起开黑时,我被击杀了的语音被基友听到了,结果他冒出来句 要有积极乐观向上的生活态度哦…感觉自己当时十分冷漠〕

匹配时的有病种种:

【扁鹊朝已经残血的亚瑟招了招手】
【李白跳进扁鹊所在的草丛里】
[我方]扁鹊:你要干嘛?…
[我方]李白:来接受治疗啊
[我方]扁鹊:你血还挺多的啊
[我方]李白:可是刚才小医生你朝李某招手了所以我就过来了啊
[我方]扁鹊:你刚才在哪?…
李白【指了指亚瑟刚才所在的位置】
[我方]扁鹊:在那的不是亚瑟么?…
[我方]李白:我在他背后呢
(亚瑟:所以你这是仗着机动比我快欺负坦克是么…)
[我方]扁鹊:…我刚才是对亚瑟招手让他过来回点血
[我方]李白:那也无妨,先给我奶下吧
[我方]扁鹊:你血不是还没掉么?…
李白【指了指头顶上的血条】
[我方]李白:已经被削掉几滴了啊,越人你帮我把血条补满呗
[我方]扁鹊:打你的怪去!
[我方]亚瑟:所以李白你能让位给我这个真正需要奶的么?…
[我方]亚瑟:我站在草丛外看你俩聊天挺尴尬的…

战后闲聊:

李元芳:狄大人,李白今天兴致很高嘛
狄仁杰:太白他怎的了?
李元芳:李白他今日已经连着打了好几场的克隆了
狄仁杰:这是召唤师一直召唤他
狄仁杰:从何可看出他兴致高了?
李元芳:隔几场李白就会笑得特别开心地出来
李元芳:可是今天酒馆里并没有什么活动
狄仁杰:嗯这应该是他对上了扁鹊了吧
李元芳:平日里他们也时常对上啊
李元芳:都没像今日这般
狄仁杰:因为李白打克隆时对上扁鹊的话,就有几率出现5个扁鹊一起向其中一个他冲过去吧
李元芳:原来如此
李元芳:李白他真是很缺乏母爱啊
狄仁杰:嗯?…何出此言?
李元芳:李白不是经常对扁鹊说他需要奶么?
狄仁杰:…需要奶和缺乏母爱是两个不同的概念的…

很迷的对话:

虞姬:感觉我最近整日沉迷男色,都不顾战况…这该如何是好啊
貂蝉:放心吧项羽他不会因为这个而介意的
安琪拉:我觉得虞姬她所沉迷的男色应该不是项羽…
虞姬:嗯是李白哥哥
貂蝉:这样啊…
貂蝉:放心吧我也沉迷他但我并不管吕布介不介意
安琪拉:我觉得可以真正令你们放心的是
安琪拉:你们所沉迷的男色他也在沉迷男色
安琪拉:而且他不仅有时不顾战况,他还无法自拔
虞姬and貂蝉:…哦

依旧是很迷的对话:

扁鹊:李白,我建议你现在少喝点
李白:嗯…今朝有酒…今朝醉!
扁鹊:我知道你现在还没醉
扁鹊:酒馆老板今日凌晨就回老家看小姨子去了
李白:所以?…【莫名方了起来】
扁鹊:所以至少到后天酒馆都不开门
李白:不是还有其他店员么?
扁鹊:老板不放心就干脆关门了
李白【低头晃了晃酒葫芦】
(没剩多少了啊…本来想一会儿去打点酒来着的)
李白:越人啊…缓…小医生…秦大夫…
扁鹊:有事就说,别老来这招
李白:咱后院还有酒不?…
扁鹊:不是你说今朝有酒今朝醉么?后院哪天有酒哪天就被你喝完了
扁鹊:不过我特意给你新做了两坛药酒
李白:真的?是什么的?
扁鹊:黄连
李白:李某忽觉…
扁鹊:放心我还给你弄了下酒菜
李白:是什么做的?…
扁鹊:当然都是药材
扁鹊:若不是要你来试功效不然都是要收费的
【事后】
李白(时隔多年再感受一次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的感觉实在不咋滴啊…)

〔这个事后的事过程十分健康并没有发生什么不可描述的剧情请自觉收起卡〕

白鹊 日常开脑洞第五弹

没想到这玩意儿居然能到第五弹啊【感动】
()是心理〔〕是题外话可无视…

*脑洞很迷
*看看就好x3
*这里间歇性手癌关心捉虫

战后闲聊:

李白:越人啊
李白:你可知方才我把你推进草丛里怼时
李白:我看着你
李白:感觉我脑内那根名为理智的弦就要断了
扁鹊:不知道
李白:…
李白:没事你现在知道也不晚
【李白伸手准备摸上扁鹊后腰】
扁鹊:不过据我所知不仅大脑内,就是人体内也是没有这根弦的
【抓住李白伸出的手攥紧】
扁鹊:但是放心
扁鹊:凭我多年就医的经验,就算有这根弦而且它还断了,我也有自信能把它接回去
扁鹊:所以如果不想被我开膛破肚的话,就自己乖乖地把你那所谓的弦加固吧【冷漠地甩开李白的手】
李白【委屈】

还是那有病的战后闲聊:

蔡文姬:扁鹊哥哥
蔡文姬:文姬觉得关羽叔叔好怪啊
扁鹊:怎的?
蔡文姬:我听阿典说绿帽子是不好的东西
扁鹊:确实如此
蔡文姬:可是关羽叔叔每次来王者峡谷都要戴着顶绿帽子
蔡文姬:出了王者峡谷他也不摘掉
蔡文姬:而且他还要骑在马上
蔡文姬:那样他的绿帽子就变得更显眼了啊
扁鹊:其实他平时就算不在王者峡谷他也戴着的
蔡文姬:关羽叔叔他很喜欢绿帽子么?
扁鹊:…大概吧
蔡文姬:竟然喜欢不好的东西真是奇怪啊
李白:由此可见关羽他品味不咋的
蔡文姬:李白哥哥那谁的品味好呢?文姬的品味好不好?
李白:你我是不知
李白:不过你扁鹊哥哥的品味就不错哦
李白:毕竟他看上了我
【扁鹊 击杀 李白】
扁鹊:啊,手滑了【冷漠】

匹配时很迷的种种:

开局前:
安琪拉:孙姐我们真的要这么做么?…
赵云:在下觉得这样有些欠妥…
扁鹊:我觉得还是别放弃治疗较好…
亚瑟:我们这么做不太好吧真的…
孙尚香:都闭嘴!开局了时就这么发!
孙尚香:就算不能撩到能把对面的吓到也不算亏
孙尚香:再不济能让他们无语几秒停一会也够我们加点输出了
开局:
[我方]亚瑟:…是LB耶…
[我方]安琪拉:我们还发么?…
[我方]扁鹊:发了脸就真是都丢尽了…
[我方]孙尚香:还是按计划发
[我方]赵云:我们真的不能换点正常的?…
[我方]孙尚香:现在已经晚了!快发!

[全部]亚瑟:对面的小哥哥们~
[全部]赵云:到我们这里来呗~
[全部]扁鹊:来和我们一起玩吧~
[全部]安琪拉:想怎么玩儿都可以哦~
[全部]刘邦:……
[全部]刘备:……
[全部]吕布:……

[我方]亚瑟:孙尚香你怎么不发?!
[我方]孙尚香:我看你们发完后觉得我也发了的话实在有失身份啊
[我方]孙尚香:竟然只有省略号,一个也没撩到啊
[全部]李白:越人你等着
[我方]孙尚香:???
[我方]扁鹊:???

上面那个有病的后续:

[我方]安琪拉:这是撩到了一个?
[我方]赵云:也可能是被吓到产生心理阴影了吧…
[我方]亚瑟:李白他越塔过来干嘛?看不下去要强杀么?!
【李白神勇的越过两座塔】
[我方]孙尚香:不管他为了什么,都感觉他好拼啊…
【李白神勇的抵达对方泉水】
【扁鹊砸出药瓶】
【扁鹊 击杀 李白】
[我方]安琪拉:我们不离开泉水就这么看着李白被塔射成残血…然后被扁鹊蹭了个人头…我都觉得尴尬…
[我方]赵云:对面的没动,估计也在看吧…
扁鹊(这下比预想的还要丢人啊…)

〔这是个真实的故事改编的…对面的韩信真的冲到我们的泉水来估计真是看不下去了…然后无情的被塔射死(´⊥`*)〕

很迷的对话:

李白:来干!
扁鹊:又醉了…
李白:来!越人,陪我干吧!
扁鹊:…
扁鹊:这次就陪你好了

扁鹊:来喝了它
李白:好【一口干了大半的酒】
李白:越人你也喝啊
扁鹊【把剩余的酒尽数喝完】
第二天早上:
李白:越人啊…
李白:我为何发觉手脚都发麻使不上力啊?以前醉了都不会这样的
扁鹊:因为昨晚给你喝的酒里我下了毒,这样你才能安定一晚上不闹腾我
李白:…可我记得那酒你也喝了啊
扁鹊:我有解药(还没清醒么这)【冷漠】
李白【无言以对,不知所措】

〔嗯最后那个开头没人想歪吧_(:3」∠)_ 可以配合配图干了的(╭☞•́ω•̀)╭☞〕

白鹊 日常开脑洞第四弹

*脑洞很迷
*看看就好x3
*这里间歇性手癌欢迎捉虫
*有没有白鹊同好来扩列啊qwq不嫌弃的话来一起开脑洞啊

很迷的对话:

狄仁杰:太白啊,你一开始是因为什么而注意到扁鹊的呢?
李白:你什么时候也变得和那些姑娘们一样八卦了?
狄仁杰:普通的好奇心罢了
李白:关于这个啊
李白:可能是我以前和大家都挺聊得来的
李白:第一次和他一起参加对战时是队友
李白:当时和他走同一条路,本来想顺势和他聊聊的
李白:结果大部分都是我在说,而且他还不怎么应我
狄仁杰:然后呢?不会就因为这吧?
李白:不是啊
李白:你先听我说完
李白:之后对面居然来了四个到那条路,在快被团死时,我本以为就算不论别的,冲着是队友他会和我同生共死的
李白:结果他转头就跑,毫不犹豫…
李元芳:也就是说你觉得他好纯粹好不做作和外面那些妖艳贱货一点也不一样喽?
李白:……狄兄你该管管你家密探了…别让他学这些专有名词…

依旧是很迷的对话:

李白:越人啊
李白:你平时是怎么看待我的?
扁鹊:跟韩信赵云是同类
李白:越人你怎么能觉得我和韩信赵云他们是同一类人呢?
扁鹊:不都是宁死不被奶,浪死不回城么
李白:我平时都很听你话的好么,哪有那么浪
李白:再说了我和他们差别很大的啊
扁鹊:他们用枪你用剑?
李白:还有呢?
李白:我可是和那些傻了吧唧横冲直撞不一样的人
扁鹊:哦你还会画个圈
李白:………

还是很迷的对话:
(私设白鹊以前相遇过)

安琪拉:哎李白,听说你和扁鹊在来王者峡谷前就认识啊
李白:算是吧
安琪拉:算是?
李白:嗯当时我受了重伤,他正好救了我
李白:不过那时我有要事,还没问他姓名就匆忙离开了
安琪拉:哦结果又是这种老套剧情啊
安琪拉:那你们有什么亲密行为么?
李白:嗯…我当时还在晕倒时,他把我弄醒然后让我靠在他胸口上喂我喝药算么?
安琪拉:算算算!那你当时什么感受?快说快说
李白:当时算是我人生的一个低谷期吧
李白:要形容一下的话就是…
安琪拉:记得说通俗些,却通俗越好!不要一言不合就吟诗!
李白:要通俗点啊
李白:那就是在这物欲横流人心冷漠黑暗腐败的社会里,唯剩这对奶子还有一丝温暖
安琪拉:…你这感受倒是不老套了啊…

(其实是我很想靠鹊鹊的胸(´⊥`*)
论扁鹊哪里最温暖?奶子(☞゚ヮ゚)☞)

匹配时有病的种种:

[全部]扁鹊:命长的是赢家
[全部]李白:可是上一场我先死了但最后是我这一方赢了啊
[全部]扁鹊:生存还是死亡,这是个问题
[全部]李白:这只要看是1V几啊
[全部]扁鹊:操纵生死,哼,愚不可及
[全部]李白:可你们医生不就是操纵生死么?别这样骂自己啊
[全部]扁鹊:死亡是第二次生命
[全部]李白:因为匹配可以复活啊
[全部]扁鹊:命不是廉价品,治疗很昂贵
[全部]李白:可是匹配时你奶是没法收费的啊
扁鹊 击杀 李白
[全部]扁鹊:该吃药了,良药苦口

嗯还是匹配时有病的种种:

[全部]小乔:啊啊啊李白哥哥小乔喜欢你!!
[全部]周瑜:…小乔我还在你旁边呢…
[全部]虞姬:李白别理她!
[全部]项羽:心疼公瑾兄一下
[全部]虞姬:看我啊!我喜欢你!!
[全部]项羽:……
[全部]貂蝉:你们俩都走开!他是我的!!!李白哥哥貂蝉心悦你!
[全部]吕布:貂蝉…我虽然在你对面但你竟然这般…
[我方]亚瑟:李白你很牛逼嘛
[全部]李白:多谢几位姑娘赏识
[全部]李白:不过
[我方]亚瑟:难道李白你打算拒绝她们?三个都不要那你真是厉害了
[全部]李白:李某已有心悦之人了
[我方]亚瑟:……好吧…你很屌…

(嗯图是我从空间收来的(´⊥`*)勉强算是最后那个的配图吧x)

白鹊 日常开脑洞第三弹

虽然晓得第二弹很多人都是冲着配图点的小红心但依旧开心到炸裂o(*////▽////*)

*脑洞很迷
*看看就好x3
*这里间歇性手癌欢迎捉虫

匹配时有病的种种:

刚开局时,
[我方]李白:我打野
刚打了一会,
[我方]扁鹊:李白来中路支援
[我方]李白:越人你咋跑中路去1V3?
[我方]扁鹊:庄周在下路,韩信和兰陵王在上路不愿意过来
[我方]李白:你先躲着我过来
仗着打野钱攒的多买的武器多勉强把对方三人送回泉水,
[我方]李白(残血):我继续去打野啦~
[我方]扁鹊:excuse me?李白你当野怪不会攻击么?!
[我方]扁鹊:回来!!

李白回到之前打了没几下的主宰那,
主宰 击杀 兰陵王
[全部]李白:excuse me?
[全部]周瑜:这个只知道喝酒写诗的人居然会洋文了?
[全部]李白:刚踩跟越人学的
[我方]李白:兰陵王怎么被我之前打的野弄死了?…
[我方]韩信:他刚才就也要去打来着,只不过到了时你正好去支援了
[我方]韩信:这才刚开局没多久应该是血还很薄
李白(也就是说他试图抢我的怪,而且最后还被怪打死了?…)
兰陵王【被野打死,不知所措】

不晓得啥时候的闲聊:

狄仁杰:太白你这几日怎的了?到酒馆去找你竟然不见你人。
狄仁杰:难得见你不去喝酒啊
李白:那是个痛并快乐的故事
狄仁杰:…发生了何事?…
李白:前几天我让越人陪我喝酒来着
狄仁杰:他答应了?
李白:对啊!以前他都不会理我的,可是他这次答应了!
李白:然后越人没喝了几口就看起来晕乎乎的,应该是醉了,虽然脸没红有点可惜
狄仁杰:你做了什么么?…
李白:还没呢,本来想的。
李白:之后越人他对我笑了一下哦,可好看了!
狄仁杰:这还真难得(你这难以掩饰的激动真是吓到我了…)
李白:是啊!然后越人主动要喂我酒来着,可是因为醉了所以拿成他的毒药瓶了。
李白:但是难得越人主动喂我所以我就顺着他喝了
李白:所以我这几天就没能出门了
狄仁杰(你确定他真的醉了?…)

还是不晓得啥时候的闲聊:

扁鹊:李白我们谈谈
李白:谈什么?恋爱么?
扁鹊:不,是讲道理
李白:…谈什么道理?
扁鹊:说过很多次了后院那些酒坛里的是药酒,你觉得难喝就不要动它们
李白:可是有时候拿的药酒味道就不错啊
扁鹊:那你喝到觉得难喝的药酒时也不要直接松手让它们撒一地成不?
扁鹊:撇开坛子不说,药酒钱可是很昂贵的
李白:李某平日里随性惯了,这要改着实不易啊
李白:所以我们还是别讲道理了,趁着闲暇干点别的吧~
扁鹊:不想讲道理啊,那也成
【扁鹊使用技能1】
扁鹊:个败家玩意儿!!

很迷的前提和很迷的剧情:

李白:越人你受伤了可是蔡文姬她现在在王者峡谷估计还要好一会才会出来
李白:而且我也不会奶,所以现在只能等你好一点了然后治疗自己了
李白:我先把你带到我家去休息吧
扁鹊:你居然还有固定居所啊
李白:我虽然号称四海为家但还是有特定地点的
【李白带扁鹊到达地点】
扁鹊:这不是我家么?…
李白:对啊
李白:来快点进我屋去躺床上休息吧
扁鹊:你还是把我送回我自己那屋吧
李白:在下忽然感觉身体甚是乏累,恕无法帮忙
扁鹊:…好吧你屋就你屋吧,反正都是我的房子…
【扁鹊躺下后】
李白:刚才那么久都没喝水,来越人喝点润润喉
扁鹊:哦
李白:对了李某刚才忘了说了
李白:上了这床,今后可就要跟李某姓了~

(第一个大概是我的期望吧…作为一个扁鹊好几次被一个人扔一条路上…1V几都遇到过…然而很少有小伙伴来支援…)

(图大概是最后一个的配图吧(´⊆`*)毕竟表情包都改好了不用觉得怪可惜(☞゚ヮ゚)☞虽然我晓得有很大偏差…_(:3」∠)_)

白鹊 日常开脑洞第二弹

这么渣的东西也有人点小红心简直【欣喜到爆炸】
*脑洞很迷
*看看就好x3
*这里间歇性手癌欢迎捉虫_(•̀ω•́ 」∠)_

有病的战后闲聊:

李白:越人你这次怎么都不奶了?
李白:而且连我都不奶了,直接爆发抢了MVP
李白:这是发生啥了?
扁鹊:我发现学医救不了中国人
【李白选择皮肤——千年之狐】
李白:现在我不是人了你可以继续奶我了~
【扁鹊砸出了毒药瓶】

依旧是有病的战后闲聊:

安琪拉:文姬和扁鹊今天怎么了大爆发啊
妲己:听李白哥哥说,他俩觉得学医救不了队友所以弃了
安琪拉:弃医了?可我刚才看他俩还有在互相奶啊
李白:…他们是弃队友了…
李白:而且重点是在越人眼里我们竟然只是队友然后他把我也弃了!
扁鹊:在我眼里我们当然不只是队友关系
李白:还有什么关系?【欣喜】
扁鹊:债务关系!你还欠着我的诊金!

不晓得啥时候的闲聊:

李白:越人啊
李白:缓啊?
李白:小医师?
李白:秦大夫?
扁鹊:何事快说,别在这吵我
李白:越人你这有酒不?
扁鹊:在后院自己去拿
李白:好嘞!
【扁鹊听见了瓷器破碎的声音】
李白:越人啊我刚看到你这酒坛都已经碎了怎么还不扔了啊?
扁鹊:…你当我刚才没听见么
扁鹊:你干了啥?
李白:嗯…我刚才喝了一口发现它变质了味道特别怪,然后手一松坛子就摔地上了
李白:应该是没封好吧越人你下次要注意了
扁鹊:那是我的药酒,李太白你记得赔偿药酒钱
李白:可是我钱都喝酒喝完了,越人你每次诊金都那么高就别在意这些了
扁鹊:说起来你还欠了我好几次的诊金呢
李白:反正我除了酒钱其他几乎都到了你那就别管欠不欠钱了哈
扁鹊:问题是你除了酒钱还有其他的钱么?!别放弃治疗,各方面的治疗都是!

匹配时有病的种种:

[我方]李白:我已经把这条路的小兵都清了
[我方]李白:越人你先别动
[我方]扁鹊:你要干嘛?
【李白在扁鹊面前闭着眼开始挥舞剑】
[我方]李白:这是我新创的一式,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当着你的面使用。
扁鹊【冷漠】(还真是当着我的面啊…这么近都打到我了!)
由于是同一方所以当剑划过扁鹊身体时并未留下伤痕但却留下了轻微的痛感。
[我方]扁鹊:…那你为何闭着眼?
[我方]李白:这样能更好的察觉到周围
[我方]扁鹊:…那你察觉到了什么?
[我方]李白:风,草的摇动,还有越人你的呼吸与心跳
[我方]扁鹊:呵,看来你察觉到的还不够全面啊
【扁鹊使用技能1】

有病的后续:

[我方]狄仁杰:那两人聊的真快刚才还没注意看就刷过去了
[我方]狄仁杰:元芳啊,那边那个长了个绿色的头的是谁?…
[我方]李元芳:狄大人,那个是李白
[我方]狄仁杰:我记得太白他的皮肤里没有哪个是有绿色的头的啊?
[我方]李元芳:那是他被毒药瓶砸了…
[我方]虞姬:你们四个都在聊天还打不打了?!
[我方]虞姬:刚才怎么了?我看到李白在那乱耍然后被砸了一毒药瓶
[我方]狄仁杰:乱耍?那可能是那个整天只知道喝酒写诗的人终于跟上时代知道什么叫做打匹配不如跳舞了吧【莫名欣慰】
虞姬(excuse me?)

〔配图是我打匹配时李白清完那条路的敌方小兵后 跑到我面前开始耍剑 我顺手一截就变得魔性了…看起来像是李白和扁鹊两人都在打匹配不如跳舞…〕